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34次

哈里森将观众与演员的分化,或者说,看台与舞台的分化,视为酒神颂转换为戏剧的物象标志。因为这种分化最好地反映了作为巫术仪式的酒神颂的集体情感性的衰退——由起初酒神颂被认为关系到整个部族的延续,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参加,到最终戏剧被认为只是专业演员的事——从而最清楚地划定了仪式与艺术的界线:一个指向现实,一个出脱现实。[[69]]

最后,哈里森对雅典娜、宙斯、波塞冬等奥林波斯神崇拜何以无法衍出戏剧做出了解答。她认为,由于狄俄尼苏斯崇拜是古希腊唯一为人成为神提供了可能性的宗教信仰,只有它才发展出了受到官方和民间双重保护的狂欢秘祭,因此,只有它的仪式才能衍出戏剧。[[70]]狄俄尼苏斯是独一无二的戏剧之神。

四、评神话仪式学派的狄俄尼苏斯研究

神话仪式学派创立之后,风靡一时。弗雷泽成了人类学的里程碑,哈里森则被称为“英国最有才华的女人”。但如火如荼之后,争议、责难却铺天盖地而来,至今,人们对神话仪式学派褒贬不一。笔者在对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进行梳理、学习的过程中,既领略了他们的才华和风采,也切身感受到一些问题的客观存在。下面,就从正面意义和不足之处两个方面,针对神话仪式学派在狄俄尼苏斯崇拜这个典型案例上的研究,作一个自己的评价。笔者相信,个别总是表现一般,从中也可把握到该学派整体宗教研究的优势与症结所在。

(一)正面意义

魏凤莲将神话仪式学派归为西方酒神崇拜研究的奠基、起始阶段[[71]],我想这不仅是因为他们的研究具有时间上的先驱性,更重要的是,其视野、方法、主要观点等对后人认识狄俄尼苏斯具有宝贵的开拓性和持久的启发性。

在研究视角上,神话仪式学派首先强调从仪式的角度研究狄俄尼苏斯崇拜,特别是利用巫术原理解释一些现象、行为,使人们几乎能接触到表象之下一个更深刻的、更内在的层次。譬如,弗雷泽将酒神崇拜的杀牲献祭和圣餐仪式对应为一种顺势巫术,前者是模仿酒神向死而生的过程,后者是将牛肉拟作神肉以分享神力,目的都是促进生命繁殖、延续和丰产。这种解释清楚、透彻,具有较强的合理性和说服力。又如,哈里森将酒神颂按歌词内容分为迎春、驱牲、庆生三类,分别与酒神作为植物、动物、婴儿及青年的形象联系起来,又追溯这些神话构造的仪式起源,从而揭示了酒神颂的巫祝本质,这种论证也颇为成功。另一方面,神话仪式学派也认识到了原始宗教是出于部落、群体的需要而得到发展的,所以主张从社会的、集体的视角来观察狄俄尼苏斯崇拜。弗雷泽在《金枝》中对巫术的区分办法之一就是:为了个人利害而实行的巫术是“个体巫术”,为了部落共同利益而实行的巫术是“公众巫术”。[[72]] 哈里森则更加明确地提出巫术、仪式必须具备集体情感性,集体是情感的定语,因此情感不能是个人的、私己的,必须是整个部族共同的情绪体验。“仪式的一个重要因素在于它的集体性,是由若干有着相同情绪体验的人们共同做出的行为”。[[73]]狄俄尼苏斯崇拜正是出于整个部落对于繁殖、丰收、永恒的诚挚愿景而发生的。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