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203次

我们认为,神话仪式学派的狄俄尼苏斯崇拜研究在方法上所表现出的最主要、最不可置喙的有三大优点:一是,视野宏大。如弗雷泽那样把眼光放诸四海,把众多类型化的材料搜集起来,进行横向、纵向的比较分析,实在浩浩汤汤、蔚然壮观。即便狄俄尼苏斯崇拜在他的研究中只是一个小的案例,但却因为被收录到了整个植物神崇拜问题的大框架中去,因此读者竟能神奇地由这样一条线牵动他全书的整个网络;二是,材料充沛。无论弗雷泽还是哈里森,他们著作中呈现的材料都令人叹为观止。以《金枝》来说,弗雷泽的初衷在某种程度上更想将它做成一部材料汇编。事实上,该书所收集的材料几乎遍及全球,一向被誉为“人类学的百科全书”。马雷特在《心理学与民俗学》中评价道:“假如我们对弗雷泽的理论价值不存有任何偏见,我们应该可以发现,只把该书看作是一本集各种各样的事实为一体的作品,它可以成为一本社会人类学的文科教科书。不错,人们往往会发现,那些想反驳弗雷泽观点的人却还必须依赖于他所提供的资料。”[[84]]三是,思路清晰、体系严整。由于神话仪式学派有着明确的理论指导,因此,无论弗雷泽还是哈里森,在研究狄俄尼苏斯时都很清楚自己要达到的目的,即论证“仪式神话”。哈里森对酒神颂向戏剧转变的解释是把重点落在说明最初作为巫术仪式的酒神颂的周期重复性与集体情感性的相互作用上,这其实正是为了提示读者注意仪式在先,神话及艺术在后,神话等文艺形式是仪式行事的派生。虽然哈里森为了照顾这种原理,保证遵循这一规则,有时显得表述笨拙,但是其整个说理的体系却很明白。

(二)不足之处

然而,神话仪式学派自身的理论、观点、研究方法也具有一些显而易见的缺陷、弊端,学界针对他们存在种种争论,其学术地位一度发生动摇,了解这些不足之处,有助于我们以扬弃的原则对待它。

首先,神话仪式学派的世界观和历史观属于唯心主义,偏重精神、情绪层次,而不重视社会实践、生产生活,许多地方带有主观性。譬如,哈里森就过分强调了狄俄尼苏斯仪式起源的情感动机,虽然她也试图说明这种情感主要与食物供应相关,但还是将它作为生产实践活动之外的独立体进行考察,从而尊“情感”本身而不是尊导致情感的“劳动”为仪式的根本起点,这显然颠倒了物质与意识的实际关系。又如,弗雷泽的“巫术宗教科学”三阶段进化模式之所以饱受批评,不仅是这种进化模式过分抽象、单一、幼稚,而且错误地“把思想与产生思想的社会生活割裂开来,看不到人类对客观世界的认识是受其生产实践活动制约的。”[[85]]当然,弗雷泽一再向外间强调“一切理论都是暂时的”云云,似乎也流露出对自己的这套说法颇不自信。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