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30次

但是,随着后现代主义学术流派的兴起,今天的学术界,包括专业的人类学界,已经越来越意识到结构功能主义的田野研究法并非万能,至少不是一劳永逸的。因为所有的田野研究,最终都要以文本的形式产出,而这个过程其实还是会出现主观臆造。所以,文本与实践同样重要,二者不可偏废。在这种情境下,我们完全有必要重读、重识神话仪式学派的有关研究。王以欣指出,“掌握了神话仪式学派的理论武器和相关研究成果,就不会被神话叙述的历史表象所迷惑”。 [[92]]笔者在研读弗雷泽、哈里森关于狄俄尼苏斯崇拜的论述及其他相关作品的过程中,深切地感到,至少在20世纪的希腊宗教、神话研究领域,神话仪式学派绝对是个绕不过去的存在,我们不可能无视它,更不应该无视它。

    现在,我们感到仪式学者们好像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络,而狄俄尼苏斯崇拜就像这网络中一个优美迷人的结,汇聚了所有的线头。在静观上,他们钻研了酒神的传说、名称、形象、起源、节庆、功能、特征以及所反映的社会结构等,提出了植物神、恩尼奥托斯半神、驱邪仪式与敬奉仪式等新概念,用巫术原理解释了酒神颂的性质与意义、杀牲献祭及生食习俗等;在动观上,他们透过酒神崇拜勾勒了巫术向宗教转变的内在动因和关键环节,展示了神话、戏剧乃至整个艺术的起源,厘清了古希腊宗教由万物有灵、图腾崇拜、自然崇拜到英雄崇拜、死者崇拜、祖先崇拜、半神崇拜再到光辉完美的奥林波斯神崇拜的转变历程。另一方面,他们的酒神研究也表现出自身学说发展的连续性:泰勒的文化进化思想是神话仪式学派总体宗教观的托臂和温床,在这个意义上,他们都是进化论派中的一群。而泰勒的万物有灵观念是史密斯认识图腾与献祭问题的基础,史密斯对仪式首要性的强调与解释则被弗雷泽吸收,弗雷泽的研究又为哈里森等剑桥学派所称道和完善,最终定型为“仪式神话”的理论范式。

    透过神话仪式学派的视域,我们看到了他是人格化的植物神,也具有山羊、公牛等动物形象,所以是变化之神和自然之神;他是大地母亲的儿子,是不朽繁殖力的化身,所以是希望之神、未来之神;他既是恩尼奥托斯半神,也是奥林波斯神,为了人类的丰产和绵延,在循环中向死而生;他外表隐忍、温雅,但内心却极富张力、斗争和反叛精神,有着刚劲的撕裂感,似乎是极端、冲突、热烈和狂欢,却又代表节制、优雅、仁慈和灵感,所以是浪漫之神;他创造了舞蹈、颂歌和戏剧,他的美酒是为辛勤的劳动者送去体贴、愉快与慰藉的良药,所以是陶醉之神和艺术之神,是作为审美的世界的整个本原;他带有东方神秘主义与希腊理性主义的双重特色,并且是宙斯指定的最后一位继承人,所以是普天之神、终极之神。

    无论神话仪式学派的研究在今天看来有何不足,无论他们的观点、方法曾引起什么争议,他们已经为我们呈现了一张更为清晰的酒神的脸孔,并且揭示出狄俄尼苏斯的实质就是“在极度的欲望与极度的克制之间的动态平衡”,是古希腊人关于天性、直觉、自由与理性、智慧、秩序的连续不断的、永无止境的思考,也是古希腊精神的全部源泉和根砥所在。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