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37次

--------------------------------------------------------------------------------

[[1]]神话仪式学派发展史中的重要人物和著作名目可参阅王以欣:《神话与历史:古希腊英雄故事的历史和文化内涵》[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绪论第19页;王倩:《20世纪希腊神话研究史略》[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1年,第280-293页。

[[2]]例如,彭文斌、郭建勋将泰勒列作神话仪式学派的代表者(彭文斌、郭建勋:《人类学仪式研究的理论学派述论》[J],《民族学刊》,201002期);一种温和的看法主张泰勒不属神话仪式学派,但其进化思想确是仪式研究的直接来源(孟慧英:《神话仪式学派的产生与发展》[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社版)》,2006年第5期);阎云翔坚持将古典进化论派与神话仪式学派严格区分,认为不仅泰勒,而且弗雷泽也不应被列入神话仪式学派(阎云翔:《泰勒、兰、弗雷泽神话学理论述评》[J],《云南社会科学》,198406期)。笔者认为阎的看法过于激进。其实,神话仪式学派可被视作进化论派的特殊一群,包含在进化论派中。因此,本文将泰勒划入神话仪式学派奠基阶段,但承认其地位不如史密斯、弗雷泽明确。

[[3]][]爱德华·泰勒:《原始文化》[M],连树声译,[上海]上海文艺出版社,1992年。

[[4]]例如,王以欣教授持此说。(王以欣:《神话与历史:古希腊英雄故事的历史和文化内涵》[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121页)

[[5]]转自[]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318页。

[[6]]转自[]埃里克·夏普:《比较宗教学史》[M],吕大吉、何光沪、徐大建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104页。

[[7]]同上书,第105页。

[[8]][]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193579页。

[[9]]同上书,第77页。

[[10]]同上书,第87—88页。

[[11]]同上书,1998年,第79页、第75—76页。

[[12]]墨雷长期供职于牛津大学。

[[13]][]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前言第4页。

[[14]][]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319页。

[[15]][]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43—44页。

[[16]][]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80页。

[[17]][]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27页。

[[18]][]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78页。

[[19]][]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13页。

[[20]]同上。

[[21]]叶舒宪编:《神话原型批评》[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代序第25页。

[[22]][]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210-211页。

[[23]]叶舒宪编:《神话原型批评》[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1987年,第257页。

[[24]]同上书,第256页、第250页。墨雷认为,哈姆雷特和俄瑞斯忒斯的原型都来自弗雷泽所揭示的那种部落首领或国王为保证社群福利延续而被处死或放逐的仪式习俗。

[[25]]彭兆荣:《人类学仪式理论的知识谱系》[J],《民俗研究》,200302期。

[[26]][]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译序第2页。

[[27]]弗雷泽的著作还有《图腾制》(1887)、《图腾制与族外婚》(1910)、《永生信仰和死人崇拜》(1913—1924)、《<旧约>中的民俗》(1918—1919)、《自然崇拜》(1926)、《火的起源神话》(1930)、《原始宗教中对死者的恐惧》(1933—1934)等。

[[28]]进化路线即“巫术宗教科学”;习俗信仰即植物神崇拜及其有关仪式。

[[29]][]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166—177页。

[[30]]同上书,第178—182页。

[[31]]同上书,第561页。

[[32]]可参看[]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92页。

[[33]][]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563页。

[[34]]裔昭印:《论宗教在古希腊社会的作用》[J],《上海师大学报(哲社版)》,199703期。

[[35]]魏凤莲:《狄奥尼索斯崇拜研究》[D],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4年,第59—60页。

[[36]][]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673—678页。

[[37]]同上书,第674页。

[[38]]狄俄尼苏斯之父公认是宙斯,其母主要有塞墨勒、珀耳塞福涅、得墨忒尔等说法。有人说他因雷击而亡,后从父亲大腿生出;有人说他幼时在父亲宝座上被提坦神撕碎,但心脏被雅典娜用香草保留下来,后重塑了躯体;也有人说是他的母亲将碎裂的尸体重新拼凑了起来。

[[39]][]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391页。

[[40]]同上书,第439页。

[[41]]同上书,第717页。

[[42]]同上书,第560页。

[[43]]同上书,第472—473页。

[[44]]同上书,第978页。

[[45]]哈里森的著作还有:《古代希腊的宗教》(1905)、《神话学》(1914)、《希腊宗教研究结论》(1921)、《学子生活之回忆》(1925)、《希腊罗马的神话》(1927)等。

[[46]][]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2-71049页。

[[47]]花月即安塞斯特利月,属古希腊阿提卡历法的8月,对应公历2月底3月初。每逢花月第111213天分别是开坛日、酒盅日、瓦钵日,是花月的节庆日期,据称是为纪念酒神。人们在开坛日开启新酒,在酒盅日歌舞狂欢、杀牲献祭,在瓦钵日举行戏剧比赛。可参阅裔昭印:《古希腊的妇女——文化视域中的研究》[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1年,第257—258页。

[[48]][]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3页。

[[49]]同上书,第34—39页。

[[50]][]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前言第7页。

[[51]]同上书,前言第68页。

[[52]]同上书,第465页。

[[53]]同上书,前言第10页。

[[54]]同上书,前言第1页。需要说明的是,最早指出奥林波斯众神只是希腊神灵发展过程的中间形态的学者是墨雷,哈里森的论述是对墨雷观点的承袭与深化。可参阅王倩:《20世纪希腊神话研究史略》[M][西安]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有限公司,2011年,第12-13页。

[[55]]同上书,前言第2页。

[[56]]古希腊秘仪并不止一种,德国著名古典宗教史家瓦尔特.伯克特将之归为卡贝罗伊秘仪、萨摩色雷斯秘仪、厄琉息斯秘仪、狄俄尼苏斯秘仪和俄耳甫斯秘仪五种派别,它们在仪式、理念、与官方崇拜的距离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别,但总体可作为与官方崇拜体系相区别的另一种体系。可参阅徐晓旭:《古代希腊宗教:一项“长时段”的考察》[J],《古代文明》,200710月。在各种秘仪中,狄俄尼苏斯秘仪和俄耳甫斯秘仪是一脉相承且非常典型的,所以我们在这里将二者联合起来统称为“狄俄尼苏斯俄耳甫斯秘仪”。

[[57]]吴晓群:《古希腊仪式文化研究》[M][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0年,第152—155页。

[[58]]魏凤莲:《狄奥尼索斯崇拜研究》[D],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4年,第108—110页。

[[59]][]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144页。

[[60]]哈里森在《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前言写道:“奥林波斯山上的神不仅不原始,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并没有宗教色彩。…我认为古希腊人对狄俄尼索斯和俄耳甫斯的崇拜实质上却是宗教性的。…我的直觉是把奥林波斯众神判定为非宗教的神,因为虽然他们以神灵的面目出现,但实际上只是文学艺术的产物而已。”

[[61]][古希腊]亚里士多德:《诗学》[M],缪灵珠译注,载于章安琪编订:《缪灵珠美学译文集(第一卷)》[C][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8年,第6-7页;另还可参阅本文附录P.E. Eastering,A show for Dionysus,in TheCambridge Companion to Greek Tragedy[C], P.E. Eastering,ed.Cambridge:CambridgeUniversity Press,2000,pp.36-40.

[[62]]可见魏凤莲:《略论古希腊戏剧的宗教性》[J],《齐鲁学刊》,200401期;彭兆荣:《论戏剧与仪式的缘生形态》[J],《民族艺术》,200202期;刘小平:《从“宗教仪式”窥探古希腊悲剧之起源——<俄狄浦斯王>为例》[J],《吉林广电大学学报》,2009年第5期。

[[63]][]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42—67页。

[[64]]同上书,第88页。

[[65]]同上书,第93—94页。

[[66]]庇西特拉图当然是最典型的僭主之一,但僭主本身是在平贵斗争中依藉激进平民阶级支持上台执政的领袖,实际代表民主的力量。历史也已表明,庇西特拉图的僭主统治是雅典由贵族制通往民主制的过渡阶段。

[[67]][]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98页。

[[68]]魏凤莲:《狄奥尼索斯崇拜探析》[J],《世界历史》,200503期。

[[69]][]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80—82页,第88页。

[[70]][]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519-529页。

[[71]]魏凤莲:《狄奥尼索斯崇拜研究》[D],复旦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4年,导言第4页。

[[72]][]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70页。

[[73]][]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19页。

[[74]][]弗雷泽:《金枝:巫术与宗教之研究》[M],徐育新、汪培基、张泽石译,[北京]大众文艺出版社,1998年,第169—178页。

[[75]][]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44页。

[[76]][]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90页,第411—413页。

[[77]]同上书,第409页。

[[78]]同上书,第351—356页。关于萨提尔、西勒诺斯、潘的准确形象问题,弗雷泽并未加以区分,都笼统地说成是羊人,他强调的是动物形象所反映的植物神本质;但哈里森认为在各种考古资料,尤其是瓶画中,马人和羊人的差异是显见的,值得加以区分,但又认为西勒诺斯可能就是萨提尔;当今学者中,魏凤莲认为半人半羊的精灵都叫萨提尔,其中年老的、曾做过狄俄尼苏斯老师的是西勒诺斯,林神潘也是萨提尔。

[[79]][]赫丽生:《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年,第474页。

[[80]][]哈里森:《古代艺术与仪式》[M],刘宗迪译,[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第108页。

[[81]][]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51—356页。

[[82]]同上书,第387—389页。

[[83]]同上书,第33—35页。

[[84]][]罗伯特·马雷特:《心理学与民俗学》[M],张颖凡、汪宁红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1988年,第151页。

[[85]]阎云翔:《泰勒、兰、弗雷泽神话学理论述评》[J],《云南社会科学》,198406期。

[[86]]杨堃、罗致平、萧家成:《神话及神话学的几个理论与方法问题》[J],《民间文学论坛》,1995 年第1期。

[[87]][]叶·莫·梅列金斯基:《神话的诗学》[M],魏庆征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0年,第35—36页。

[[88]]黄洋:《古希腊的城邦与宗教以雅典为个案的探讨》[J],《北大学报(哲社版)》,201011月。

[[89]]吴晓群:《试论古希腊宗教的历史沿革》[J],《贵州大学学报(社科版)》,1994年第3期。

[[90]][]赫丽生:《希腊宗教研究导论》[M],谢世坚译,[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第347—348页。

[[91]]刘曼:《重温弗雷泽——简述西方人类学界关于弗雷泽的论争》[J],《中央民族大学学报(哲社版)》,2012年第06期。

[[92]]王以欣:《神话与历史:古希腊英雄故事的历史和文化内涵》[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6年,第125页。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