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32次
敬奉的神所做的一切也许是了解这个民族思想最可靠的线索,从可能性看,有关仪式的各种事实更容易确定且更持久,因此要想得出对希腊宗教的科学认识,必须首先分析其仪式行为。[[13]]她指出,仪式本身具有两大特点:第一,周期重复性。仪式源于蒙昧人对自然或人生中某种值得纪念的现象、事情的模仿,它“不是一件人们通常所做的事,而是一件重复完成或事先完成的事”[[14]],所以它是周期重复的。这种特点促使仪式逐渐程式化。而在此过程中,人们开始把仪式的领导者抽象化、概念化、偶像化,最终塑成一个神。这样,绝不是先有一种要把仪式领导者抽象化的观念才去抽象化他,恰恰相反,是在周而复始的过程中人们才逐渐领悟到可以根据领导者有血有肉的具体形象去把他抽象化,所以必然是具象先于抽象、行为先于观念、仪式先于神话。[[15]]第二,集体情感性。原始人施行巫术只是为了满足自身某种欲望,这属于一种自发的、情感的、非理性的冲动,而不是被动的、理性的思虑,所以说“任何研究巫术的理论,如果其研究的起点是智力而不是意志,如果这种理论认为可以在人的‘精神框架和结构’中找到巫术的根源,都是注定要失败的。”[[16]]这也是巫术与宗教的一个不同之处。同时,巫术的这种情感应该是集体性的。“由于人类作为个体是渺小而脆弱的,因此能够转变为仪式的并非是个人的和私己的情感,而是公共情感,即由整个部族或社区所共同体验并公开表现的情感。”[[17]]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不难理解哈里森说的“巫术是国家大事而不是个人的小事”。[[18]]哈里森认为仪式两大特点的关系在于,其周期重复正是为了重构其集体情感。“仪式旨在重构一种情境,而非再现一种事物。”[[19]]在哈里森看来,情感冲动是仪式的根源,周期重复是不断复制这种根源的手段。由此出发,她惊讶地发现“艺术源于一种和仪式所共有的冲动,即通过表演、造型、行为、装饰等手段,展现那些真切的激情和渴望。……正是这种情感因素导致艺术和仪式在一开始的时候浑融不分,两者都涉及对一种行为的再现,但是,并非为了再现而再现,只有当激情渐渐冷却并被人们淡忘,再现本身才变成目的,艺术才变成了单纯的摹仿。”[[20]]换言之,艺术和仪式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脱胎于生命的激情,且目标都指向重现这种激情。可以说,哈里森最突出的成就就是从仪式本身揭示了“仪式神话”的内在动力和关键环节,并将这种理论应用于解释古代仪式与艺术的关系,开拓了神话仪式学派的视域。

剑桥学派的其他学者也赞成仪式派生神话的观点。康福德完成了希腊戏剧的仪式起源的论证,在《从宗教到哲学》中还首次提出希腊哲学亦导源于宗教神话和仪式。[[21]]《古希腊宗教的社会起源》第七章“奥林匹克竞技会的起源”也是康福德撰写的,他在其中认为由于巫术直接控制着食物供应和自然现象,且人们根本不用向先人祈祷,只须通过直接模拟即可进行巫术活动,所以巫术应该在神出现前就展开了。而那些在古代奥运会上被人称颂的诗歌体神话,本质并非讲述某个英雄曾经的传奇命运,而是对某种定期举行的仪式的写照。[[22]]墨雷在《哈姆雷特与俄瑞斯忒斯》一文中援引一位希腊作家对神话的定义—— “在做仪式时说的话”,表示他相信这在希腊文学中是一个常规。[[23]]他认为先史时代围绕夏冬、生死斗争的主题所设计的遍及全球的、形形色色的仪式深刻影响了人类思想的发展。特别是弗雷泽所描述的金枝国王的仪式习俗,“是构成希腊悲剧基础的基本思想,而且还不止于希腊悲剧。”[[24]]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