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29次

    由上可知,“神话仪式学派最显著的共性特征即偏爱在宗教和情感经历方面强化仪式的作用”[[25]],他们对宗教的总体看法即认为宗教文化在仪式与神话的互动中向前发展。我们认为弗雷泽和哈里森分别是两个阶段的集大成者。事实上,弗雷泽被视为神话仪式学派的“教父”,哈里森则被视为“灵魂”[[26]],确系中流砥柱般的人物。另外,他们的酒神研究也是神话仪式学派中最充分的。因此,接下来我们选取弗雷泽和哈里森作为具体讨论对象,既足以说明作为一个“学派”的神话仪式学者在狄俄尼苏斯崇拜研究中的共通性、连续性,又能够最大程度地将其个性、精义之处表达出来。

二、弗雷泽《金枝》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

弗雷泽一生著述颇丰,而最受学界瞩目的就是《金枝》(1890)。[[27]]该书围绕对意大利内米湖畔狄安娜女神庙古老而独特的祭司职位继承制度的探究,把世界各地大量独立的神话与仪式吸纳到视野中进行系统考察,竟然得出了一条普遍性的人类思想进化路图和发现了一种举世性的习俗信仰。[[28]]他对狄俄尼苏斯崇拜的研究就涵盖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具体地说,弗雷泽将狄俄尼苏斯解释为一种基于交感巫术原理而发生的植物神崇拜,他种种死而复生的神话实际上是对那种演绎四季循环、植物枯荣等自然现象的原始巫术性仪式的描述。

(一)作为植物神的狄俄尼苏斯

弗雷泽认为,原始人按照万物有灵观念把一切花草树木都想象成有灵魂的。起初,原始人认为植物本身就是一个个生命体,有知觉、有性别,后来则认为植物是某种生命或灵魂的居所。[[29]]由于原始欧洲森林密布,古人的采猎经济又与植物息息相关,所以他们会认为植物神是非常重要的。他们出于对与植物相关的自然现象的观察,相信植物神能行云降雨、使阳光普照、庄稼丰收、六畜兴旺、妇女多子[[30]],即掌管着天气、时令、农业、生殖等。

弗雷泽认为,狄俄尼苏斯是众多植物神中很显然、很典型的一个。“狄奥尼索斯的最大特征固然表现为葡萄树与繁茂的葡萄藤蔓,他同时也是一般的树木之神。”[[31]]我们知道,狄俄尼苏斯还代表着常春藤、无花果树、柏树、松树和一切有花植物,并且每代表一种植物都有不同的名称。[[32]]古希腊人还经常把一根五朔花木桩立在庭院里,作为狄俄尼苏斯的象征。弗雷泽还提到,一些关于狄俄尼苏斯扶犁播种、减轻农人劳动的传说表明他也被作为农业或谷物之神。[[33]]弗雷泽的看法早已被现代学者认可,裔昭印在《论宗教在古希腊社会中的作用》一文中指出,古希腊人的宗教崇拜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对当时实际社会生活的折射,狄俄尼苏斯崇拜其实就是农事崇拜的一种重要形式。[[34]]魏凤莲也说,狄俄尼苏斯崇拜多种多样的反映其孕育、丧母、出生、结婚的仪式无不依循葡萄的播种、摘采、发酵、酿成新酒等自然顺序,这透露了狄俄尼苏斯作为一名植物神的本质特征。[[35]]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