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194次

使我们感到更有价值的是弗雷泽对狄俄尼苏斯的动物形象的解释。在他看来,虽然狄俄尼苏斯经常化身为山羊或公牛等动物形象,但这非但不使其植物神身份变得模糊,反而证明了其作为植物神的本质特征。因为当原始人不再认为植物个体本身就是植物神,转而认为植物只是植物神的居所,那么这种植物就成了这个植物神的所有物,原则上只有该植物神才有权享有、食用这种食物。如果某种动物长期以这种植物维生,自然就容易被当成该植物神的化身。在古希腊人看来,既然山羊、公牛都以植物为生,就表明他们占有这些植物,而占有这些植物的只会是植物神,所以它们可能就是狄俄尼苏斯的化身。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酒神的随从——萨提尔、西勒诺斯、潘——都呈现出羊形,却被视为山林之神或与林中女仙关系密切。[[36]]弗雷泽的结论是,狄俄尼苏斯的树木和动物两种形象并不矛盾,本质都是其植物神身份的体现,“用不着把它解释为两种不同的、彼此独立的崇拜的结合。”[[37]]

(二)作为死而复生之神的狄俄尼苏斯

弗雷泽认为,由于植物的生长随季节变换会出现一岁一枯荣的周期循环现象,原始人把这归因于植物神神力的消涨,狄俄尼苏斯便成了一位周期性死而复生之神,当他死亡就进入萧条枯索的冬季,当他复生就迎来朝气蓬勃的春天。

关于狄俄尼苏斯死而复生的神话版本繁复众多,[[38]]但所要传递的中心信息别无二致。希腊人在酒神节举行的各种仪式行为,也都或多或少地表现了狄俄尼苏斯死亡又复活的情节。弗雷泽最关注的是杀牲祭祀和生食仪式。在这种仪式上,人们会将一头公牛或山羊撕成碎片分而食之,茹毛饮血。弗雷泽的困惑是,如果说公牛或山羊代表着狄俄尼苏斯,那么为什么作为他的信徒不但必须将它(他)处死,而且必须将它(他)吃掉?经过研究,首先,弗雷泽判定“杀神”和内米遗俗中新任祭司必须杀死年老祭司的道理是相通的:野蛮人认为神和人一样难免死亡,力量终会消失,[[39]]唯一的挽救办法就是在神衰退前杀死他,从而使其力量完整保留并转移到更青春强大的新载体上。“所以,杀神,也就是说,杀他的化身,不过是使他在更好的形体中苏醒或复活的必须步骤。这决不是神灵的消灭,不过是神灵的更纯洁更强壮的体现的开端。”[[40]]因此,撕裂他们精心挑选的、最强壮的、象征酒神的公牛或山羊,就是在模仿狄俄尼苏斯被处死的过程,但这种处死不是我们所理解的“消灭”,而意味着趁着盛期把他那原本终将枯竭的力量完整保留下来并转移出去,不断延续下去。这不禁使我们想起西勒诺斯的那句名言——人最好的选择是不出生、不存在,次好的选择是即刻赴死。不出生、不存在就根本不会有死亡,没有死亡本身正是永生。而即刻赴死是因为死并非真的“消灭”,反倒是再生的途径。“死亡再生死亡再生”无限循环下去,也就实现了永生。在这个意义上,狄俄尼苏斯本就是位向死而生之神,处死他恰恰是帮助他通往永生;第二,之所以要“吃神”,是因为这被野蛮人视为一种获得神力的途径。“吃了神的肉,他就分得神的特性和权力。神是谷神,谷物就是他的主体;神是葡萄神,葡萄汁就是他的血;所以信徒吃了面包喝了葡萄酒,就是吃了他的神的真正的血肉。所以在狄俄尼索斯这样的葡萄神的仪式上喝葡萄酒并不是欢闹的行为,而是一顿庄严的圣餐。”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