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33次
[[41]]这样,我们理解了《酒神的伴侣》中那些狂女何以在生吞活剥羊羔、小鹿、牛犊之后,总会漫山遍野地狂歌乱舞、四处奔跑——就是要使她们已分享了神力的足迹和声音布满、传遍山川大地,使大地也染上神力,从而促进繁殖、保障丰收。至此,弗雷泽说明了酒神这些形式上是戏剧性的仪式,原来实质上都是巫术性的:杀神和吃神属于模仿的顺势巫术,吃过“神”后在土地上狂奔,属于触染巫术,其目的都是通过交感促进万物在春天复苏、茁壮成长![[42]]必须说明的是,虽然在狄俄尼苏斯死而复活的仪式中,巫术的实践和宗教的理论是并存的、混合的,但这与“巫术宗教”的总体发展次序并不违背,诚如弗雷泽所言,“这种情况在历史上是常见的。实际上很少有什么宗教能完全摆脱古老巫术的影响”。[[43]] 可以说,狄俄尼苏斯崇拜的仪式反而揭示了这条进化之路真正的复杂性。

此外,弗雷泽还将狄俄尼苏斯的死而复生与早期部落的一种成人仪式联系起来,认为狄俄尼苏斯的死亡与复活透露出一些人类社会由母系制度向父系制度过渡的信息。首先,狄俄尼苏斯是他母亲的儿子,而他丧母后在姐姐雅典娜的帮助下复活,又被宁芙女仙抚养,身边还跟随着一群“迈那得斯”狂女信徒,这些都反映出他根源上是母系社会的遗留。但他被提坦撕碎后重生或从父亲大腿生出的故事则象征着一种假装杀死孩子促其获得更成熟、更强壮新生,进而步入部落集体生活的成年礼,“这种成年礼的本质,可以说是人与其图腾交换生命的仪礼。”[[44]]此后,他就成了宙斯的儿子、父系大家族的成员、男人城邦的一份子,由母系转为父系、由自然人转为社会人。

三、哈里森对狄俄尼苏斯崇拜的释析

不同于弗雷泽那种撷天下宗教研之用之的辽阔视野,哈里森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希腊宗教专家,所以她对狄俄尼苏斯崇拜的论述更全面、更详细、更专业、更有体系。我们由哈里森最重要的三部著作——《希腊宗教研究导论》(1903)、《古希腊社会的宗教起源》(1912)和《古代艺术与仪式》(1913[[45]]——至少可以理出她研究狄俄尼苏斯崇拜的两条线索:一是,从古希腊宗教的发展出发,观察狄俄尼苏斯崇拜在这个过程中所处的位置;二是,从戏剧艺术的起源出发,回溯酒神颂是如何演变为戏剧且何以发生这种演变的。

(一)希腊宗教发展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

哈里森认为,古希腊宗教内部并非一个浑融、平均、没有层次的平面,而存在两种不同甚至对立的成分,即“驱邪”和“敬奉”。二者的区别在于:第一,崇拜对象不同,驱邪针对的是阴灵和恶灵,属于大地神系,敬奉则针对奥林波斯众神,属于天空神系;第二,外在表现不同,驱邪仪式的祭牲不能为人食用,是完全献给阴灵的,也没有娱乐,气氛深沉压抑,敬奉仪式的祭牲则可以被人以集体圣餐的方式与神共享,伴有娱乐活动,气氛热烈欢快;第三,内在理念不同,驱邪是基于人对阴灵的恐惧而产生的,是为了安抚这些阴灵,并净化、祛除他们带来的某种罪恶、威胁、禁忌,“献出是为了免除灾害”,敬奉则是基于人对天神的虔诚、景仰而产生的,是为了从天神那里获得某种福祉,“献出是为了获得回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