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仪式学派视域中的狄俄尼苏斯崇拜——以弗雷泽、哈里森为主

更新时间:2015-07-02 11:24:55点击次数:3928次
报”。[[46]] 哈里森指出,这两种成分在以狄俄尼苏斯的花月节[[47]]为代表的一些古希腊节庆中出现了叠合现象。花月节表面上是纪念狄俄尼苏斯,大家竞演戏剧、狂歌痛饮、寻欢作乐,但其实是一个阴郁的鬼节。“花月至少有一部分仪式是针对阴间神灵的,而且主要是死者的亡魂。”[[48]]据她分析,开坛日并非表面语义显示的是开启新酿的酒坛,“坛”是一种死者灵魂的居所、坟墓,开坛意味着打开凄凉的阴间之门;而人们在酒盅日咀嚼一种叫做王紫萁的植物并将泻鼠李的枝叶悬挂在门口或以沥青抹门,以及在瓦钵日以瓦钵状香炉熏蒸房屋,都是为了净化和辟邪。[[49]]哈里森的意思很清楚:虽然花月节在形式上是对作为奥林波斯神的狄俄尼苏斯的敬奉,但实质内容却是驱邪的仪式及其相应的对阴灵亡魂的信仰。在这里,尽管“驱邪”被“敬奉”涵纳、掩盖,但前者显然更古老、更原始。对阴灵亡魂的信仰应该是希腊宗教发展的第一阶段。进一步地,哈里森说明了“阴灵崇拜天神崇拜”的转变原因和经过。她指出,阴灵就是死者亡魂,而死者就是祖先,那些被铭记的死者无疑是祖先中的佼佼者,即英雄。由于古希腊人视英雄凝聚着整个部族的生命力,因此他们是近乎于神的人,即半神。但半神终会死亡,为了避免不致因他个人肉身陨灭而使整个部落生命力消失,就像弗雷泽说的那样,人们会在他衰退之前处死他,使他转世永生。[[50]]这里,哈里森不满于弗雷泽提出的“植物神”概念的局限性,自己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恩尼奥托斯半神,指代整个世界能够周期性衰落、死亡、再生的生命体。[[51]]她认为,准确地说,阴灵崇拜的对象就是这种为了永续自然界的生命力而不断死而复活着的恩尼奥托斯半神。哈里森指出,恩尼奥托斯半神是与奥林波斯神相对的另一类神祗,从外观看,前者大都是图腾崇拜中的动植物形象或丑陋粗鄙的半人形,后者是绝对完美的人形;从能力看,前者借助周而复始的死亡才能永生,后者直接享有永生;[[52]]从思想倾向看,前者强调情感、联合、统一,代表潜意识,后者强调反省、鉴别、清晰,代表清晰的意识。[[53]]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恩尼奥托斯半神比奥林波斯神低级,正体现了阴灵崇拜和天神崇拜的时间先后;而古希腊宗教第一、二阶段的转变过程,也就是恩尼奥托斯半神的形象和性格被无限拔升、理想化,褪去人的各种弱点和缺陷,最终进化为奥林波斯神的过程。

然而哈里森并不认为古希腊宗教的发展就此打住,在她看来,奥林波斯神既不是古希腊宗教的起点,也不是终点。[[54]]他们越是完美无瑕,越是无懈可击,就越不真实,越拉开了人与神的距离,人就越不满足。尤其当奥林波斯神拒绝像恩尼托奥斯半神那样在无休止的死死生生中疲累,而选择静止地永存,他们就完全失去了神秘感,并且割断了人变成神的一切可能:神不必死亡就能永生,人即使死亡也不能变成神那样的造物。这当然打破了古希腊人的甜蜜梦幻,他们绝不答应。这样,狄俄尼苏斯就出现并迅速流行了起来。哈里森援引柏格森的“时间”概念解释古希腊人之所以要造出狄俄尼苏斯,是出于一种对“不可分割而又变化不止的生命”的本能渴望。[[55]]也就是说,狄俄尼苏斯降临人间的目的就是弥合人与神的永难跨越的鸿沟,使人们确信可以通过一定方式获得永生,成为神。但这种永生不是单调静态的,而是动态循环的,每一次循环都既意味着新意、鲜活和流变,却又不彼此分隔、独立,始终连续、统一着。因此,狄俄尼苏斯被描述成一个不地道的、边缘的奥林波斯神,他的特殊性就在于仍履行恩尼奥托斯半神的职能,周期性地死而复生。至于那种使人们抵达永生的方式,就衍生出了一种新的信仰:狄俄尼苏斯俄耳甫斯秘仪。[[56]]关于这种秘仪,当代学者有所总结,譬如,吴晓群概括了秘仪与公共祭仪的区别,即秘仪向包括外邦人、奴隶、妇女在内的所有人开放,追求彼岸幸福与灵魂不灭,注重涤罪和净化,具有保密性、封闭性,[[57]]魏凤莲则强调秘仪是对以奥林波斯神为轴心的城邦公共崇拜所代表的政治意念和集体原则的补充,表达的是对个人终极命运的关怀。[[58]]而生活在20世纪初的哈里森从“巫术宗教”的理念出发,看到这种秘仪实现了巫术实践与宗教理论的有机结合:一方面,通过吃神的肉体来达到人神交流的目的,这样的行为是那种不吃祭品的驱邪仪式全然没有的,属于敬奉仪式的特征;另一面,力求把人无法永生这一可恶的特点清除掉、净化掉,这就属于驱邪仪式的内容。无论圣餐还是净化,都承认了邪恶、不足、缺陷的存在,承认了一个令人忧虑却真实饱满的世界;同时,它又指明了克服邪恶的方法——巫术。虽然层次更低级,但包含着更高的可能性,即把人变成永生的神。[[59]]这样,狄俄尼苏斯崇拜就超越了奥林波斯神那种“伪宗教”,成为了一种新的“真宗教”[[60]],温和地说,就进入了古希腊宗教发展的第三阶段、最高阶段。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