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神话历史丛书第一辑

更新时间:2015-07-02 11:30:47点击次数:1285次
正统史书叙事为什么一开始就用“究天人之际”的模式?王公贵族举行的正规仪式为什么总是与神灵祭祀、天人关系密不可分?礼记对礼制的解释为什么总是绕不开太初常道?为什么神话在不同时代讲述时总是不断地被改变?一系列历史文化之谜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玄机和失落的记忆?这一切都关乎到中国文化的一个潜在特质——神话思维与神话历史。
“神话”与“历史”概念的结合在中国是伴随着20世纪二三十年代古史辩派对中国上古历史真实性的质疑,当时“神话”的概念也才刚随西学被引入不久,在张扬科学、理性的启蒙语境中,神话是作为科学真实性和理性逻辑思维的对立面而出现的,它意味着不真实的虚构和无边际的想象。神话研究之于当时的志士学仁而言,不只是早期的文学想象,还担负着找寻民族自尊和认同的文化自救之重任。在此之后,神话一直被学科体制分割禁锢在文学想象的后花园成为民间文学课堂的壁上观,处于破碎化和边缘化的状态。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国内兴起的“神话原型”热虽然拓展了文学研究的空间、显示了神话研究的强大生命力,但也没能彻底改变神话偏安文学一隅的局面。与此同时,从神话复兴到后现代神话观的建立,国际学术界正在经历一场神话学的转向,以比较神话学、人类学的神话研究为先导,神话的观念更新带来了文、史、哲、考古以及宗教学、心理学等各个学科领域研究范式的转变,取得了破解和发现诸多传统文明之谜的跨学科突破性进展。神话不仅突破了文学想象和文学原型的樊篱,成为人类文化的本源性叙事,而且还作为人类思维的模式和信仰的根基贯穿于人类历史之中。
另一方面,伴随着对 “神话”和“历史”的惯有理解,形成了“轴心时代”和“哲学突破”等西方理论表述,其共性在于:以惯有的直线进步史观为主导,将巫术→宗教→哲学、非理性→理性、神圣→理性化、宗教化→世俗化等历时性演变作为所有文明发展的模式。这种叙事框架已然成为阐释一切社会文明发展阶段的既定话语。如今要问的是:这些判断适合中华文化特征么?用“信仰→理性”、“宗教→理性化”、“神圣→世俗”的演进过程置换中华文化的渊源与形成之做法值得商榷。在目前已成既定结论的研究格局面前,我们需要勇气反思用“巫风→理性化”的“理论装置”来描述中国王制中的“神-人”关系和礼乐文化渊源的做法。这类二元对立的理论模式,其实解释不了中国文化与上古巫史传统的复杂关系。
  针对上述研究前沿和国内状况,“神话历史”概念的提出,消解了历史与神话的截然对立,将神话从狭小的文学本位的学科概念中解放出来,使它发挥出文化编码和神圣叙事的方法论作用,成为进入中华文明本源的一把钥匙。殊不知,中国文化几千年的传统并未像古希腊传统那样被哲学和科学代表的理性所取代,神话作为一种信仰和思维,从史前的口传时代穿越漫长的文字历史,早已作为文化根基和文化编码弥漫在整个中华文明的经纬脉络上。所以“神话历史”的视域更能在中国传统文化的土壤中发掘出文明本源的密码和文化构建的奥妙。
  《神话历史丛书》就是在这方面的所做的创造性的尝试。本丛书第一辑是神话学、文化人类学领域中的一批新锐青年学者倾力研究的最新成果,是从神话历史的角度对中国文化元典的全新解读。
对《春秋》、《仪礼》、《礼记》、《淮南子》等古代典籍的文化阐释绝非泥古之叹,也不是文化原教旨主义的鼓吹,而是寻找中国神话历史轨迹的扎实探索,是在汲取国际神话学最新成果的基础上对于神话学发展的新趋势所做的回应,体现出探寻中华文明独有特质的尝试与努力。正如著名学者叶舒宪先生所言,可以将其看作是与上个世纪“古史辩”派研究遥遥相对的一场反向的“神话辩”派运动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