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迷狂与书写:对“天书”作者问题再反思 李永平

更新时间:2015-07-02 11:40:35点击次数:2867次
北魏道士寇谦之在嵩山修炼时:“忽遇大神,乘云驾龙,导从百灵,仙人玉女,左右侍卫,集止山顶,称太山老君”,“吾故来观汝,授汝天师之位,赐汝《云中音诵新科之诫》二十卷。号曰《并进》。言:吾此经诫,自天地开辟已来,不传於世,今运数应出”,“其书多有禁密,非其徒也,不得辄观”,书中多载奇方妙术,“上云羽化飞天,次称消灾灭祸”(魏收 3051)。泰常八年(423年),魏太武帝即位平城欲入主中原时,寇谦之假托太上老君玄孙李谱文降临授神书,他遵命奉持进献,得到信任,天书母题与政治的关系更紧密了。
古老的爻占传统是中国先民接收“神谕”的过程中形成的。“探知”天意的爻占传统失落以后,占爻过程中揣摩爻象之精微变化的暗示心理却积淀为一种感性美学观念和宿命世界观,其共同指向是天启神谕。爻辞只可传神意会而不可言表的做派,也一代代地传承下来,变异为传达天意的谶谣、谶诗、谶图,它们在民众生活中代替爻占发挥着“天书”的功能。“天书”利用民众集体无意识的神灵迷信之病灶,搭乘汉代谶纬学的风习, 认为语言具有一种预示事物的发展与结局的神秘力量,继图谶之后,制作书谶或诗谶,释放巫术文化影响下的巫术焦虑,投合下层民众的“天命”信仰。
最后,后世的小说假借“天书”母题,作为神话英雄的重要情节。超凡英雄具有接受神的感示的先天禀赋,因为神授“天书”的作用而具有非凡的能力。《说岳全传》第六十八回孔明所授兵书“上卷占风望气,中卷行兵布阵,下卷卜算祈祷”。《说唐演义后传》第二十九回九天玄女授薛仁贵的“素书”,“凡逢患难疑难之事,即排香案拜告,天书上露字迹,就知明白”。《五虎平南演义》第四回段红玉“前生乃是终南山金针洞看守洞门一女童,已得了半仙之体,只为一时思凡,托生于段氏之家为女”。金针洞一道人,见她惹了红尘,托生于世,心中不忍,所以特来度她为门徒。一日,在后园中化作一道人,假诈化斋,授却三卷兵书与段小姐。段红玉得云中子所授天书,“书上所传飞天遁地、六丁六甲、神符、隐形变化、撒豆成兵、各式阵图,多少直言咒语,一一难以尽述”。

二、“天书”母题与神谕传统

纵观人类原始宗教,早期的宗教领袖巫师或萨满阶层,具有接受神谕的特殊本领,前提是“夺取他们平常的理智”,使其成为社会意识氛围中的“病人”、“疯癫者”或祭司才能成为代言人。正所谓“古者祭礼,嘏传皇尸之命”(龚自珍 219)。
后世,这种权力转移到国王手里。国王拥有祭祀、操控神灵的权力。他能和神明对话,能控制自然。古代近东、中国与古代埃及的统治者一般是祭祀王的形象。首先,他是介于人神中间,感知神明意图的唯一合法的沟通媒介。其次,他有为国家和民众祈福禳灾的职责。国王除了在意识中担任沟通人神的角色以外,还要在固定的时间内举行祈福仪式,在国家危难之际,担当祈福禳灾的头领,甚至还要成为解除灾异的牺牲。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