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迷狂与书写:对“天书”作者问题再反思 李永平

更新时间:2015-07-02 11:40:35点击次数:2872次
到了战国时代,伴随着祝咒通神之词,由建鼓、悬鼓、鼙鼓、有柄鼓和鹿架鼓等伴奏着巫舞。由近世东北流行萨满教推断,这些祝祷之语词往往在禳灾祛祟除疫的仪式上,和着音乐节奏,歌舞颂扬神灵:“凡人患病辄延男巫,亦有女觋至家。左执鼓,以铁丝贯钱数十,横丝鼓之两耳,击鼓作咒以疗病”(马伯英 166)。叶舒宪先生以四重证据法释读夏禹“神鼓”和凌家滩“玉签”文化象征意蕴的实践为我们理解古人祭祀活动中“尚声”行为提供了认识论和方法论上的指导。在他看来:“无论是单独发布声音信息的信号鼓,还是仪式性奏乐体系中的一种乐器,其最初的根源都在于神鼓信仰背景和史前社会宗教领袖沟通神鬼的仪式性活动”。
在世界文明史上,早期神谕“天书”表现为以神话叙述的模式对王权机制生成的话语操控作用。摩西或汉莫拉比在圣山上接受神谕,颁布法律。上古时代有知识和法力的圣人通常就是部族和部落的酋长(弗雷泽 17)。在西方,神的使者就是古希腊神话中的信使Hermers,维科称巫为“神学诗人”:
诗性玄学就凭天神的意旨或预见这方面来观照天神。他们就叫做神学诗人,懂得天帝在预兆中所表达的天神语言,他们是在“猜测”(dirine),称他们为占卜者(diviner)是名符其实的。这个词来源于divinari,意思就是猜测或预言。他们的这门学问就叫做缪斯(Muse)女诗神,……因为精通这种玄秘的神学的人,能解释预兆和神谕中的天神奥义的古希腊诗人们就叫做Mystae(通奥义者),贺拉斯显出博学,曾把Mystae这个词译作“诸天神的传译者”(《诗艺》,391)。每一个异教民族都有精通这门学问的西比尔(sybils,女巫)。(维柯 186)

中国早期的巫师,被称为“格人”,“格人”以占卜的方式能至知天命,成为“格知”。 “格”与“告”属于神话学上的“还原性认体”,皆从“口”,原生形态是神圣仪式中的“口”,意为通告预知(叶舒宪,“文学” 183-204)。这与“格天”感通意义相符。《尚书•君奭》“成汤既受命,时则有若伊尹,格于皇天”(屈万里 143),就是指君受命于天,凡所作为,皆感通于天。《尚书•尧典》:“归,格于艺祖,用特”(屈万里 11)。
通神、占卜、禳灾、招魂、治疗等活动,大都是通过叙述实现的。世界范围内早期剧场的戏剧表演,都带有与神灵沟通的功能。德尔斐每年在传说中阿波罗的生日那天发布神谕,后来发展到除了冬季的三个月以外每个月的第七天都会发布神谕。在发布神谕过程中,皮提亚是处于一种迷狂的状态。预言不只在词源学上与疯癫相关,而是只能通过迷狂来实现。 苏格拉底说,迷狂确实是上苍的恩赐,德尔斐的女预言家和多多那圣地的女祭司在迷狂的时候为希腊国家和个人获取了那么多福泽,我们要对她们感恩,但若她们要处于清醒状态,那么她们会所获甚少或者一无所获。然而,我要指出这样一个事实,那些为事物命名的古人并不把迷狂视为羞耻和丢脸,否则的话他们就不会把这种预见未来的伟大技艺与 ‘迷狂’这个词联系在一起,并把这种技艺称为迷狂术了。他们把迷狂术视为一份珍贵的礼物,是神灵的恩赐,这种技艺也就有了这个名称,而现在的人没有这个审美力,给迷狂术这个词增加一个字母,变成了预言术。(柏拉图116-17)。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