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探案式逆推与“N级编码理论”、“N重证据”、多重解码:兼与叶舒宪教授商榷 李永平

更新时间:2015-07-02 12:25:59点击次数:2584次
捉上的全息式“通感”证据新格局,这里面也包含各种科学方法所产出成果的整合。

一、大传统文本与“N级编码理论”与“N重证据”
我们知道四重证据有传世文本叙事,文字文献、域外汉籍等历史文献;出土或传世的文物、实物(器物铭文、帛书、文书、汉简、殷虚甲骨文字、敦煌塞上及西域各地之简牍、敦煌千佛洞之六朝唐人所书卷轴、内阁大库之书籍档案、中国境内之古外族遗文等文本叙事;口传叙事与仪式礼俗等民俗或民间文学资料(神话传说、口述历史、口头史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图片图像数据包括出土或传世的历史图片、插图、版画、年画等等。它对应的是人类学“写”文化的五种叙事分别是:文字叙事(一重证据,二重证据) 人证之书证、口传叙事(三重证据) 人证之证词;图像叙事(四重证据) 物证;物的叙事(四重证据) 物证;仪式(礼乐) 叙事、仪式展演(三、四重证据) 人证、物证 。
其实可以把四重证据扩展为N重证据。一重证据为传世文献;二重证据为出土地下文献,即利用地下新出土的文字、文献材料来印证、补充或者纠正传世文献的方法。从知识/权力的公式来判断,地下的文字材料和传世文字材料在媒介意义上具有同等性质,其实都是书写权力的某种体现。三重证据是民间地方流传的口传与身体叙事;“第四重证据”包括考古发掘或者传世的古代文物及其图像,包括今人所称“美术考古”的各种对象和资料;第五重证据,比如民俗仪式(礼乐) 叙事、仪式展演;我们发现多重证据理论都是建立在视听等知觉经验基础上的,但就像灵感和直觉同样是知识传统一样,证据也存在超越经验基础上的全息式证据,所以我们把第N重证据可称为超视距的多维全息证据。中国文化传统是整体思维模式,在破解文化事项上,随着观念的进步和分析方法的日益精进,譬如分子遗传学方法、加速器质谱法、热释光测年法、电子自旋共振测年法、古天文历法等等, 最终要探求整合为全息证据。笔者认为,随着人类认识层次的提高和求证水平的提升,和“N级编码一样”,也存在求证失落的文化记忆的“N重全息式证据”,就像通过香水就能逆推合成的、所有成分和工艺一样,通过全息证据的推演,还原第一现场。
不难看出,N重证据与N级编码是给予不同认识标准大传统视野对文化事项的重新归类,N级编码的前三级都是搜寻四重证据所需要的“线索”,只不过在证据效力上划分了三个能级, “N”级为符号的大量当代文本,成为四重证据最为集中的文化文本。可以说四重证据法与N级编码都是基于新观念、新视野,针对新材料对文化事项探寻这一新问题做出的相应理论探索,是文学人类学问题导向的新的理论建设。
在波普尔看来,科学知识的积累和知识谱系的更新是在不断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完成的。科学始于问题的探究(problem)。面临着问题P1,人们首先提出假说尝试性解决。然后,再对这一假设进行严格的检验,通过证伪来消除错误,进而产生新的问题P2,如此反复,探索愈来愈深入、广泛,对问题做尝试性解决的理论的确认度和逼真度也愈来愈高。根据这一模式,人类知识的积累应当被看做是新理论代替旧理论的质变。我们追溯文化事项本源,期间所遇到的问题即“谜团”,引领我们发现探究未知领域。正如托马斯•库恩认为的那样,成功的人都是解谜专家。从个体的角度,未知领域是人前进的动力。文学人类学理论探索也遵循了这一模式,这一理论的形成过程中伴随着新观念、知识和方法。这一知识谱系的生产和知识积累正是波普尔所说的问题导向式的。
叶舒宪教授在比较神话学的层面上,通过原型编码神话类推,探寻中华文明起源问题,将文化意义的确认建立在多元文化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