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探案式逆推与“N级编码理论”、“N重证据”、多重解码:兼与叶舒宪教授商榷 李永平

更新时间:2015-07-02 12:25:59点击次数:2057次

文本及其互文关系的基础上,寻求当代社会事项之远古神话历史的文化基因。在此基础上,全方位综合使用迄今可以得到的多重证据,重构失落的文化传统,整合失落的集体记忆。如果从时序上看,这一过程是一个和顺时文化编码相对的过程。

和顺时文化编码相对,我们可以把追寻文明起源这一“解码”过程用刑侦“破案”来做一个类比,虽然从时间序列上,两者是相向而行,编码是由远古延伸向今天;而侦破文化编码疑案则是从今天的“N级编码”逆时倒推向远古。但是二者的逻辑都是一样的,即解码必须准确的把握编码的思维逻辑和结构,在直达真像问题上,在目前的技术条件下,必须从最基本的元编码入手才能逆时解码。探讨中国思维,发现两者背后的思维模式竟然与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人生实践相一致。所以以探案思维去理解N级编码和多重证据的解码,许多问题的理解更为简化和直观。
从“证据”、“质证”、“比勘”、“断案”、“考据”、“考证”、“辨证”、“辨伪”等词汇上看,这些迄今为止仍然影响深远的国学研究方法和法官判案工作在思维方式上相关联。众所周知,古代科举录取的知识分子大都要在州县等基层一级官府料理民间诉讼。审定诉讼双方的证言、人证、物证,做出公平公正的裁量,是衡量这群朝廷命官称职与否的重要内容。刑名狱讼和国学考据的历史关系注定:由这样的一个群体世代传承下来的国学,也就理所当然地将判词“考据”“考证”之类作为穷本溯源式知识生产的基本术语。 胡适先生在《考据学的责任与方法》一文中对传统知识人受惠于判案实践经验的现象做出过生动地描述:“史学家用证据考定事实的有无和真伪,与侦探访案、法官断狱责任的严重相同、方法的谨严也相同”。“我相信文人审判狱讼的经验大概是考证学的一个比较最重要的来源”。 善于考据的学者被推崇为学界士林中的“判官”,其考辨真伪的功夫就相当于包青天的明鉴断案:褒见一字,贵逾轩冕;贬在片言,诛深斧钺 。
同时,探究两者的真相所依据的证据都必须超越文字小传统的局限。人类不是因为有了文字书写才开始认识和表述世界的。众所周知,口头表达的历史大约在12 至 20 万年之间,书写的历史与之相比极为短暂。早期表述中的口头传统是人类文化表达之根。然而,书写传统的媒介特性使其在近两千年来获得了话语霸权,从而替代口头传统挤占了文化表达的主流空间。这种现状使当今学人容易脱离两种表述传统存在的文化环境去理解彼此的历史地位有失公允;在理解两种文化传统时,缺乏一种动态的、演化的、历时性的眼光。
追寻文明起源的文化事项和探案一样,需要发掘那些被遮蔽的、被埋没的、或者曾经发挥过重大历史意义的“表述”,找到进入前文字时代世界的方法。所不同的是,“破获”枉法案件的工作往往距离发案时间短,有关案件的线索在理论上容易取得。而追溯破解一万年以来的大传统视野中的文化事项,往往因为追溯的时间跨度太大增加了破解的难度。同时侦查探案的终点在于破获案件。对文化事项“案件”发生背后文明发生的地缘要素,社会心理根源、早期文明交往关系等一套价值体系的发掘却是文明探源和文化符号资本发掘所要追溯的核心任务。
理论上讲没有不能破解的“案件”,前提是在时间上的成本足够大,破案成本足够高,态度足够虔诚,技术足够发达。因为这些都会影响获取破案信息的层次和数量。试想一下,137亿年前,宇宙大爆炸事件,在没有高端探测设备和宇宙理论支持的情况下,无论我们怎么言之凿凿,“宇宙大爆炸”都只能是一种假设。在不具备材料或技术装备的条件的情况下,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