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中华文明起源的“玉教说”试析 赵周宽

更新时间:2015-07-02 12:28:29点击次数:2718次
将神力之源归于水,这是在大传统内对中华文明观念动力源的探索。而以水为根源的思想观念,在中华文明的小传统内也得到充分体现。老子以水喻道(《道德经》8、43、61、66、78等章)、孔子的川上之叹(“逝者如斯”)、孟子以水喻仁 、荀子以水喻民 等,皆是显证。另外,郭店楚简中的《太一生水》篇,更是明确将水置于宇宙本体地位 。在文字记录的小传统范围内论述水的思想本源性,中外学者多有论列。美国当代汉学家艾兰在中国思想史的探源工作中确认了水与植物的思想本源地位,认为水与植物为许多中国原生哲学概念提供了本喻。 
水喻的寓意在本源性和永生性两个相关意义上得到相互印证:水是生命永远不变的源头;生命的世代永续来自水在天地之间循环往复的永不止息。加拿大文学批评家诺斯罗普﹒弗莱(Northrop Frye)在西方文学发展的循环理论中,把文学意象的循环与水的循环进行了类比,使得文学意象的本源性和水循环的绵延永续形成观念性并置,这样,推动文学发展的内在动力,也得益于水喻。水柔弱处下,却能化育万物,推大化流行巨轮于寂寥之际 。水与循环、复生的观念链接,就起现实源起来说,源于古人对于水在天地之间循环这一现象的朴素认识。 与弗莱的水的“精神分析”形成呼应,中国人素来相信“黄河之水天上来”,而“天汉”、“天水”观念则将水的意义与天的意义相连。更加彰显水的生命永恒象征意义。
玉的精神分析探到“水源”,玉神观作为文明起源观念源点的地位便被确定下来了。由于玉具有沟通天人的功效及使人永生的神秘特性,这种自然矿物在一体化的神话思维中一举氤氲升腾成为一种精神资源。所谓黄帝食玉膏、播种玉荣 和夏启于璇台以玉大飨诸侯 ,甚至“天地鬼神,是食是飨” 的“神圣叙述”,正好是对玉的永生性神力的宣扬;而玉的医疗保健功能、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的说法以及“玉养人”之说,则是这种神圣叙述的“世俗版”重述。
玉石与永生性观念的另外一条链接线索,是青玉与天空色彩的一致性。叶氏以比较宗教学的方法,在苏美尔青金石、印度如意树、希伯来人的伊甸园宝玉、佛教金刚树与中华文明玉石之间进行比较研究,提示出这些不同民族信奉的宝石与天空湛蓝色彩的一致性,或许是玉石神力观念之源。这些不同宝石的色彩未必皆是深青色,但深青色宝石因与天空色彩的一致而具有沟通天人的功效和永生性的象征意义这一点,却在不同民族的宝石崇拜中得到证实。在叶氏看来,华夏古礼用玉璧礼天,即看中玉璧之苍青色与天色相似 。这一判断是叶氏用比较方法得出的 ,叶氏意识到,青玉的色泽与青金石的深青色还是有明显的差异。因而作为旁证和进一步的论述,叶氏继续以色彩最接近青金石的琉璃的尊贵地位来证明色彩类比的确切性。人造的琉璃的名称得来,或许正是青金石的拉丁语专名的音译。而后世以琉璃为模仿对象造出的另外两种“琉璃”(即琉璃色釉料和玻璃)也在色彩上接近天然矿物青金石。
玉神观中的永生性观念,是神话思维对永恒生命之追求的华夏版表述。玉石与水的关联是对永恒生命源头的探索;而色彩类比,则将永恒生命的最高体现确定在上天,这从“玉皇大帝”、“琼楼玉宇”等神话想象中得到印证。实际上,在对英雄神话、太阳神话、熊图腾等神话想象的思想考古中 ,叶氏所关注的观念中心,无一不是永恒生命的神话表述问题。
水源联想和色彩联想,为玉石的神圣性提供了神话思维逻辑。“天水”观念和女娲以“五色石”补天 、玉为“天地和合”之精华等神圣叙事,更是将水源意义和色彩意义连接为一个整体象征单元,强化了玉的神圣性。玉神观作为华夏文明发生的一体化动力,将文明源头的物质性和精神性因素融为一体。对玉石自然矿藏的追求和对“以玉祭神”特权的垄断,催生了早期华夏文明的幼苗。早期文明形态中的“玉器时代”,并非叶氏首倡,但“玉教说”却以对玉的神圣性的阐发而充实了“玉器时代”的精神追求和思想内涵。在“玉教说”中,玉作为融汇精神性与物质性的一体化资源,象神圣的金苹果一样,悬在不同势力集团头顶,引动文明的萌生。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