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的光临。现在是:
您目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推荐

中华文明起源的“玉教说”试析 赵周宽

更新时间:2015-07-02 12:28:29点击次数:3445次
区域文明间的横向竞争力与对精神性超越追求竞争力的文明起源意义,在《西玉东输与华夏文明的形成》一文中和盘托出。 叶氏明确指出,“华夏神话之根的主线是玉石神话及由此而形成的玉教信仰。从神话学视野看东亚地区的玉器起源,可以发现每一种主要的玉器形式(如玉玦、玉璜)的发生,背后都有一种相应的神话观念在驱动。考察出土玉器的年代及地域分布,可以大致勾勒出玉教神话信仰传播的路线图。”通过勾勒路线图而呈现文明动力流向,正是叶氏描述玉文化传播的两个主要方向性运动(北玉南传和东玉西传)的理论指向。
“玉教说”中所蕴含的文明起源动力,是多元多向多极的。以上三个层次的动力解析,只是为了叙述的方便而做的分述。对中华文明探源这一复杂工程,只有调动起玉教说中的多重应力,才能全息化呈现文明源头的整体景观。“玉教说”对文明起源复杂动力结构的呈现,散落在叶氏围绕宝玉而进行的多角度、多方面的著述中。与“玉教说”的动力学分析相应,在文明探源工作的新近进展中,对动力性的强调,已成为学界关注的热点。玉教说的动力学分析路径,为文明探源工作的深化提供了方法论的支持。

五、 余论:玉教说的方法论意义
(一)在中华文明探源这一立体性课题中,对整合性视野的要求 ,可以说是将研究引向深入的必然趋势。整合不仅意味着在实证性考古学中整合各相关自然科学方法,而且意味着对于实证性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和阐释性人文科学等不同学科观念和方法的融合。“玉教说”对文明探源工作的深度介入,同时具有实证性品质 、社会科学分析法(玉石之路的社会学视角)和人文学科阐释性(玉神观的“精神考古”)。
在对中华文明特质研究中,学者们普遍指出礼制的重要性。礼制作为华夏先民“精神文明建设”的一部分,在出土的陶、玉和青铜礼器中得到了“物”的证明,但其精神向度的发生学研究,则必须借助对中华文明观念史的阐释引向深入。玉教说将礼制的发生溯源至“以玉礼天”的玉神观中,可以说是提供了一条深度掘进的线索。但“玉神观”的真正理论效应,只有在更大范围的世界文明发生图景中、在更具溶渗性的观念考古中,才能得到充分的激发。张光直在彼得•佛斯特“亚美巫教”理论的基础上,提出“亚美巫教底层”学说,并建立了玛雅—中国连续体理论。他认为佛斯特关于亚美巫术体系的重建工作不应只限于中南美洲文明中,还应扩展至旧大陆的东部,尤其是古代中国。因为古代中国和中南美洲文明在宗教、艺术等方面都有很多相似之处,都可归为萨满式文明。 张光直的“亚美巫教底层”学说,为“以玉礼天”的玉神观提供了更大的观念性空间。萨满巫教的观念发生学意义,在叶氏的玉神观中得到回响(恍惚出神),从“以玉礼天”到“视玉为神”(玉皇、玉帝)的观念逻辑,正可以在亚美巫教的观念推衍中得到揭示。

(编辑:admin)
0

CopyRight@2015 版权所有:陕西师范大学文学人类学研究中心 电话:029-85310054 传真:029-85303582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长安区西长安街620号 邮编:710119 技术支持:艾迪网络